Infinite Cross
 Language:
 
INFINITE CROSS
divider
Where everything crosses.

故事帖 蓝队 2015年3月  (Read 1621 times)

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viewing this topic.

Offline Nemo Ma

  • (134 Posts)
  • *
  • Karma: +0/-0
  • 吓得我都杯面出小米啦!
    • View Profile
  • Team: Green Team
  • OC: 星灵
————白狼巫女

小狼的康复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小狼就已经恢复了最基本的常识的记忆,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住院了,理所当然的回到了曾经的父亲那里。即使是被称为奇迹,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1个月的时间也足以使其变得无人问津,小狼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离开医院的小狼对什么都很好奇,虽然说是恢复了大部分的常识记忆,但似乎存在着不小的与现实的偏差,医生把它归咎于混淆梦与现实的后果,但是小狼心中隐约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一切都是新的。“阿爸,除了我们这里还有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吗?”小狼翻阅着一些旅游指南,感觉书中所描绘的幻界和数界简直无法想象,但感觉记忆中还存着别的样子的地方。“啊,以后可以带你去看看哦,上次一起去玩的时候你还只是小学生呢,啊,对了,后天我们去看看奶奶怎么样,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你了呢。” “嗯!咱还记得奶奶哦!”小狼立即想起了梦中的场景,瞬间对那里的期待超过了对其他一切事物的好奇。

入夜,这个房间很显然是父亲提前花了很大功夫给我准备的,毕竟一个独具男人的家怎么可能会有一个那么可爱的房间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狼对气味变得相当敏感,虽然已经进行过仔细的清理和重新装饰,屋内的书本的味道还是很容易的分辨出来,看来这里本来是存放书本的地方啊,又想到白天在屋外看到的堆放着的旧家具,基本可以猜出来这里都发生过什么了。第一次在医院的以外的地方睡觉,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嘛~不过总感觉有点隐约的不安,可能是这里晚上有点吵的原因吧,晚安,我的新家~

如果说昨天只是适应一下新家的话,今天就是正式开始居住啦~虽然明天又要换地方了。这个黑黑的大方格应该是电视,不过...怎么打开呢?嘛...看不明白问本地人~找老爸去~哎?为啥我习惯性说了这句话。。我以前经常出去玩吗?于是老爸直接把遥控器送到了手里,虽然对这个没什么印象但是很快就可以理解如何操作了,而且电视确实是一个很方便的获得信息的途径。其中一条对某神秘事件调查部门的报道引起了小狼的注意,他们曾经也来看过小狼,不过似乎认定为是普通的医学事件就没有太多关注,但是小狼脑海里时常出现的奇怪的场景让小狼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如果说是回忆,那么那些战场和那些人未免也太真实了,以及可以感觉到当时的情感,绝对不是虚幻的东西。等到以后有机会应该去找找看这方面的人,也许会有点收获,顺便这个动漫好棒!好喜欢这种叫巫女服的衣服~总感觉有一只命中注定的喜欢的感觉,嘛...可能也是异常情况之一吧,恩。。先记下来记下来,就算不是异常肯定也和咱以前有关系,明天就去奶奶那里了~好期待~无论过去怎么样,反正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的。

虽然是期待已久的旅行,但是实在提不精神,为什么人会晕车啊。。。虽说只有2个小时的车程,但是那么难受我半个小时都受不了啊,好想让自己睡着啊。小狼浑身无力得在作为上动来动去,想睡觉但是各种姿势不舒服,结果到最后弄得浑身难受头还发晕,就差吐出来了。进攻一段漫长的煎熬总算是到了目的地,不过,好像有点不对劲,小狼在电线杠旁边喘了半天后,发现这里和梦中的完全不一样,水泥的路面,工厂,整齐的绿化树,来往的车辆,完全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父亲看出了我的吃惊,于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到奶奶那里还需要走一段路。小狼立即兴奋了起来,跟着父亲走了半小时左右,周围的环境已经变得和记忆中的相似了,小狼心中更是满怀期待,看来自己的期望不会落空,直到,她看到目的地。目的地并不是那座温馨的农村木屋,而是墓地,一位老者站在墓地门口,向我们招手,似乎等了很久。我们过去后父亲和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他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牵着我的手告诉我奶奶在哪。我的担心最终成为现实,奶奶已经去世了,我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冰冷的墓碑,计划中的拥抱已经不可能实现了,为什么,我会连一句问候都说不出来,喉咙好像哑掉了一样,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跪倒在墓前,像一个孩子一样痛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父亲的背上,父亲问了一下我的状况后告诉我,以前的房子已经被拆掉了,但是还有一个奶奶付出了大半生的地方,要不要去看看,小狼很坚定地同意了,并且要求下来,自己要亲自走过去。走到后来有一条山路,当我们快要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夕阳时分了,通过夕阳下长长的走到,我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东西:一个鸟居。夕阳下,这个古老的神社简直如同那夕阳下的奶奶,看来,这一次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还看到了,尽管无办法那么如意。由于马上就要进入黑夜了,我们决定暂时住在这里,这时我才知道,那个老者就是我爷爷,由于他常年不在家,所以我对他的记忆并不是很深,神社现在也并不是处于废弃状态,依然有人在此工作,我爷爷则是这个神社的主人。爷爷带我去了我奶奶以前居住的地方,里面的布局并没有多少变化,而且看来有人定期打扫,我一眼就注意到了挂在墙上的照片,我和我奶奶以及爷爷的合影。“奶奶。。对不起。。”我哽咽着说出了这局一直想说的话,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哭了起来,爷爷叹了口气后默默地离开了。
不知不觉的我就这样睡着了,而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快去床上睡吧,这样会着凉的,那个声音慈祥而稳重,小狼听到后躺在床上很快就安稳的睡着了。“那个声音肯定是奶奶的,她并没有离开我。”小狼一到早上就开始和父亲和爷爷说,他们听到后也只是欣慰的笑了笑。

虽然过去的信息多的让人爆炸,但是我并不想了解太多,无知的幸福不知道为啥我非常享受。不过还是有些事情需要了解的,那天晚上,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是梦或者幻觉,而且既然存在幻界那种地方,再来点奇怪的超出常识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嗯,反正似乎也有这方面的部门可以去找,等搞懂了网络就去查查看怎么去找了。

不过,现在咱似乎有一个更大的麻烦。老爸这里居然忘记给我准备衣服了!医生送我的这套我已经穿了3天了!老爸说衣服都在城里,虽然也没多少,老家这里一件都没有!虽说现在暂时穿巫女服凑合一下,也挺喜欢的,但是要这样坐车回家未免不太合适了,嗯,多享受一下这里的安静氛围也不错,就是有一丝莫名的悲伤的感觉,感觉不能呆太久。

安静,我并不讨厌,不过为何那种悲伤的感觉总是挥散不去,又不知道来源,感觉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虽然我确实失去了很多,但是,到底有什么能让我那么难受,这里真的是我的家吗。”一直被这种莫名的感觉困扰的小狼似乎也可以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我有一种感觉,头发变白只是一个开始,可是又找不到别的什么地方能看出不正常。或者只是因为奶奶的缘故吧,可是为什么,我能想到一些更久远的事情,一些明显超出我年龄的东西。

“我们应该是最后的人了,接下它吧。”一名似乎从战场上幸存下来得少女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塞进了我的手里,而我想要看看是什么的时候发现手中一无所有。
这个场景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她是谁,那是在哪,那个又是什么我完全想不起来,以及每次我一个人休息的时候都会感觉在什么人,等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回来的一样感觉。总而言之,在这里玩COS的话也玩的够久了,尽快离开吧。不过虽说这么想的,内心深处似乎不想离开这里,好奇怪,以前肯定有过什么事情,但是肯定很悲伤,不想去了解,不想说出来。
也许,只是寂寞了吧。

« Last Edit: May 01, 2015, 09:16:24 AM by Nemo Ma »

Offline Nemo Ma

  • (134 Posts)
  • *
  • Karma: +0/-0
  • 吓得我都杯面出小米啦!
    • View Profile
  • Team: Green Team
  • OC: 星灵
————萌特

三月十三日 清晨
东京界际交流馆内

      “哈啊……唔呜……等、赤瞳、你那么用力的话、我马上又要……”
      “说什么呢,男子汉不要发出那么没出息的声音。”
      “可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就算再怎么也……啊!等等!你现在针对那个地方、的话……!”
      “是这个地方吗……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0分钟后

      我走出淋浴间来到客厅。
      “啊,森罗,早饭已经做好了,帮我端到桌子上吧。”
      “噢,OK~”
      一如往常的早餐时间,我与赤瞳一边用餐,一边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早间新闻。
      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消息,嘛,值得关注的情报是不会通过新闻这种慢半拍的渠道传来的。
      今天看来也会是和平的一天呢。

      我和赤瞳目前居住的房间是东京界际交流馆的C栋。与我之前所住的B栋的不同之处在于,B栋是单人栋,而C栋是双人栋。与基本上属于单间构造的B栋房间不同,C栋的房间拥有更完整的室内构造,卧室、客厅、饭厅、卫浴分离。
      另外,对于入住C栋的两人有一个条件限制。


      “今天的计划是?”
      “啊啊,莲发了短消息来,向我索要白色情人节的回礼。是指定好的东西,今天我们一起去买。”
      “了解了。”
      在门口做好出门准备后,我正准备开门。
      “等等,森罗,你又忘了戴上这个了。”赤瞳说着将“那个”递给了我。
      “啊,抱歉。虽然已经快一个月了,不过还是不太习惯呢。”我看着手里的东西。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要总是忘记啊。”
      好像惹她不高兴了。
      “啊啊,抱歉,下次一定会注意的。”说着,我将那样闪着淡淡光芒的东西戴在了无名指上。

      东京界际交流馆C栋的另一个称呼是——夫妇栋。
      是的,入住C栋除了必须是双人入住以外,这两人还必须是登记注册过的合法夫妻。
      我和赤瞳登记结婚,已经快满一个月了。

一个月前
二月十四日上午10时
东京界际交流馆B栋 森罗的房间内

      “那么,在出发前,能让我看看那把刀吗?我需要进行最低限度的检查,以确保那把刀在传送过程中不会出什么问题。”
      自赤瞳在我的房间里将我推倒的那一刻起,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
      现在是上午10点,我和赤瞳正准备动身前往联合国对异界特殊事件办事处位于太平洋中的一座人工岛上的本部。
      “我明白了,不过在那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对这把刀的第一印象。”
      “嗯?嗯……‘真是一把好刀’的感觉吧。虽然我对武士刀没什么研究,不过看到实物的第一眼果然还是觉得‘好厉害啊……’,然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感觉。”
      “嘛,因为我的眼睛对那把刀产生了反应,所以很快就注意到那是一件危险物品,但是……并没有特别觉得‘哇……好可怕啊’之类的,可能是因为以前看过更可怕的东西吧。”
      “是吗,那么你可以试着直接用手拿着看看,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如果感觉到不对劲的话,记得立刻松手。”说着赤瞳将刀递过来。
      “哦?是吗,那不如赤瞳你先那样那这就好,我只需要直接用眼睛‘看’就行了。”
      我摘下眼睛,发动“真视之瞳”。
      虽然之前说明的时候有提到过,不过看到我双眼的变化,赤瞳还是露出一丝惊讶。嘛,因为我的眼睛现在应该变成了和赤瞳一样的“赤瞳”了呢。
      “原来如此,‘适性’吗……如果不合适的人拿在手里的话会被诅咒侵蚀所以无法使用呢。既然赤瞳你说我可能没有问题,意思就是适性通常通过第一印象来判断的意思吧。”
      “嗯,正是如此。”
      于是我尝试从赤瞳手中接过了刀。拿在手中感觉很有分量,另外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并非来自刀自身重量的沉重感。虽然这么说有点害羞,不过……感觉有点帅啊有木有。
      “说起来,这把刀有名字吗?”
      “帝具,一斩必杀[村雨]。”
      “‘村雨’……村雨吗,这还真是起了个挺有名的名字呢。”
      “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很有名吗?”
      “嗯,说到‘妖刀村雨’的话,在日本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有不小的知名度呢。在我们科界虽然只是出现在故事中的虚构的名刀,但是在幻界的日本目前就存在数把‘妖刀村雨’的复制品。真品也在幻界的历史上留有记载,但是目前下落不明。”
      “嗯……应该没有问题。”我将村雨还给了赤瞳。
      我打开桌上的通讯器联系莲,然而画面接通后却是漆黑一片。
      “嗯?信号不好吗?”可是左上角的信号标记显示信号是良好的。
      “啊啊……是森罗酱吗?”这时通讯器里传出了莲的声音,但是有种闷闷的感觉,听得不很真切。
      “嗯,我和赤瞳做好出发准备了。我差过那把S级危险品了,应该不会对传送造成影响。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请你在传送口做好A级安全配置。”
      “OK,我马上派人去办,十分钟后就给你们发通行讯号。”
      “了解了。”
      通话结束。
      “赤瞳,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啊,不算你被送来这个世界的那次的话……体验空间传送吧。不过不用太担心,基本上十秒钟内就结束了,就算有什么不适反应也会很快过去的。”
      “我明白了。”
      十分钟后,讯号如期而至。
      “那么我们出发吧。”
      “啊啊。”
      我和赤瞳走进传送舱,我坐在操作台前,赤瞳则在我后面的座位坐下。系好安全带后,我在操作界面上输入通行指令和密码,启动了传送装置。
      十秒后,屏幕上的信息显示,我们已尽到达了目的地。
      “莲应该已经在出口配置了安保人员,我们出去吧。”
      “好的。”
      然而打开舱门后迎接我们的竟然是……
      “お帰りなさいませ、森羅様、アカメお嬢様!”
      整齐地在通道两侧列队的女仆军团。
      “原来如此,这就是A级安全配置吗。”
      “怎么可能是啊!”
      没想到仅仅半年,总部就……莲教官……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你了吗……
      正当我为人类的未来忧心忡忡之时,其中一位女仆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森罗先生,赤瞳小姐,莲大小姐已经吩咐过了,由我来为你们带路,请往这边走。”
      “啊、啊……有劳你了。”
      不仅仅是人员,总部内部的装潢,室内放送着的BGM……全都已经……
      “这里就是联合国对异界特殊事件办事处总部吗,相当独特的环境呢。我在帝国也曾经从同伴那里听说过有类似这样环境的地方,好像是叫女……”
      “请不要把那个名词说出来,赤瞳,算我求你。”
      “嗯?啊,好的。不过,为什么?”
      “因为我会不知道到时候我要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在女仆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与我记忆中的位置有所不同,看来莲换了一个办公室。
      “就是这里了,莲大小姐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那么我就先失陪了。”
      “嗯,多谢了。”
      “不敢当。”
      带路的女仆就这样顺着原路返回了。
      我一动不动的听着那扇门,足足10秒钟。并不是试图用真视之瞳窥视内部的情况,实际上门上的防护结界也不允许我这么做。
      “森罗,不进去吗?”
      “再等等,我要稍微准备一下。”
      “??”
      “嘶~~~~~~哈~~~~~~~”我做了一下深呼吸。
      “好!放马过来吧!”我将手伸向开门的控制面板。
      哔哔,响起了认证通过的声音。
      但是,自动门只是轻微的震动了一下,没有打开。
      ““??””我和赤瞳用一样带着困惑的表情看着那扇门。
      下一秒,从猛然开起的门后涌出的东西如潮水般将我们淹没了……

三十分钟后

      “呀啊~~得救了呢,粉丝们的爱来得太汹涌了,如果森罗酱你们不来开门我就要被活埋了呢~”
      “如果能成功的话那还真是为世界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呢。”
      “好过分T T……森罗酱,你怎么能这么说。明明人家一直以来都在给这个世界传递充满爱的正能量,为了让世界充满爱而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要求你收回刚才的话!给我以公正的评价!”
      “如果你的正能量就是将世界上所有的直男掰弯或者催眠成伪娘的话,那么还是请你行行好给这个世界留条活路吧!你看看这里的诸位!”
      在门打开后,从门里涌出的是不计其数的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现在,仍有数位工作人员在清理剩下的盒子。
      “嗯?有什么问题吗?”
      “到现在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不穿女仆装的工作人员。”
      “因为女仆装现在已经是总部的统一制服了啊。”
      “即便对于男性工作人员也是吗?!”
      “讨厌啦~森罗酱,你怎么这么爱开玩笑,现在总部里哪里有男性工作人员啊。”
      的确,现在在场的人中,不,恐怕在这整个总部设施内,除了我以外,能够只从外表就判断出是男性的人,一个也没有。
      “莲教官你应该很清楚的,性别这种程度的情报你觉得能够瞒过我这双眼睛吗?”
      “森罗酱……决定一个人性别的,不是染色体……而是……那个人的灵魂啊!”
      “屁啦!!!”
      莲只是带着微笑看着我……带着微笑看着我……微笑看着我……看着我……我……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莲按下了桌上的通讯器按钮。
      “龙酱,现在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是。立刻前往。”
      龙……酱?等等……难道是?
      “森罗酱和龙酱也有半年没见了呢,不过,森罗酱你真是薄情呢,一起生活过四年的舍友居然只过了半年就认不出人家了呢。”
      “纳尼?”
      “打扰了。”
      出现在门口的,是刚才为我和赤瞳带路的那位女仆。
      ORZ……这……这不可能……
      “森罗,好久不见了。”
      “龙一,没想到……居然是你……”

      龙一是我大学时代的舍友之一,以一句话概括的话,是个筋肉笨蛋。那身令世界健美先生也自叹不如的完美筋肉便是其最大的特征。
      这……比基因突变还可怕啊……
      眼前的龙一……酱,清秀的面容,乌黑秀丽的长发,高挑的身材,挺拔的双……等等……那个部分不太对啊。
      短暂的沉默后,龙一开口了。
      “森罗,纯粹的男性是有极限的。”
      “在追随莲教官的过程中,我发现我越是想要将灵魂中男性的部分提炼至极致,就越是难以压抑自己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我终于明白,若是不能接受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我终究是无法到达更高的境界的。”
      “龙一,你想说什么?”
      “森罗!我不做男人了!”
      “呔!妖孽!吃我一拳!森罗友情破颜拳!”
      “!@#¥¥%……&*()”

      看着龙一被抬出办公室,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作为最被上层看好的抑制力而被派到莲教官身边的龙一,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
      “嘛,房间也打扫干净了,我们来谈正事吧。”
      “森罗酱,你带着赤瞳酱的刀去第三实验室做系统鉴定,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在这里帮赤瞳酱做笔录,大概要花个三十分钟吧。你要是先弄好了就去餐厅帮我打包一份LOVELOVE蛋包饭便当过来,别忘了帮你自己和赤瞳也带一份。”
      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交给你了。”
      我接过赤瞳的村雨。
      “啊啊,一会儿见。”

      当我带着三分午餐便当回到莲的办公室时,两人已经坐在不知何时准备好的餐桌旁等着我了。
      “森罗酱~太慢了啦~肚子都饿扁了~”
      “抱歉,太久没做鉴定工作,有些手生了。”
      赤瞳什么也没说,只是……
      “咕~~~~~~~~~~~~~~~~~~~”
      是是,我懂了啦。



      “维持现状……吗。”
      “嗯,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你就和赤瞳酱一起继续住在交流馆就好,关于赤瞳酱的事情,我这边会继续调查的。”
      “村雨怎么处理。”
      “赤瞳酱拿着就好。”
      “这……上面居然会允许吗?”
      “当然,这是任务。入住交流馆的时候我会为赤瞳酱准备一个假身份的。”
      “是……诱饵吗。”
      “Bingo!不错嘛,森罗酱,老师觉得很欣慰哦。这阵子,在幻界和数界都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件,我怀疑赤瞳的事并不是一起偶然发生的单独的事件,如果存在幕后黑手的话,一定会有进一步的行动的。”
      “我拒绝。”
      “你没有这个权利,因为接受任务的人是赤瞳酱。”
      “什么?”
      我看向赤瞳,而赤瞳泽点头表示了肯定。
      “赤瞳酱作为这次事件的当事人,同时也以外援的身份协助我们的工作。森罗酱,你只是作为赤瞳酱的支援人员哦。”
      “为何是我,我现在应该在不算正式……”
      “你认为那条借口在我面前能行得通吗?”
      “那我就换条借口。我认为曾在事件处理过程中犯下重大失误的……”
      “森罗酱你这个大笨蛋~~~~~~~~~~~~~~~~~~~~~~~~~~~~~~~!!!!!!!!!!!!!!!!!!!!!!!”
      莲以一记膝击再次粉碎了我脆弱的鼻梁。

      “你是想毁我容啊……”
      莲用和昨晚一样的姿势压在倒地不起的我的身上。
      啪嗒。
      然而这次落在我脸上的,却不是谜之固体,而是一种被称为眼泪的神秘液体。
      “为什么要那么说呢……明明不是森罗酱的错……大家都……大家都明白的……”
      我又搞砸了,受伤的那个,永远都不是我。
      “抱歉,我不该那么说的。”
      我将手帕递给莲。
      “Kiss我一下的话就原谅你。”
      “不要得寸进尺。”我起身弹了一下莲的额头。
      “呜……抱抱总可以吧。”
      不等我回答,莲就在目前这个非常不妙的姿势下抱住了我。
      “唉……就一小、喂、你在干嘛。”
      “啊啊、哈啊、嗯啊、森罗酱的、味道……”
      “呔!妖孽!友情破颜拳!”

      就这样,我接受了委派。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这是什么?”
      “登记结婚用的申请表啊,我们以前不是填过一次。”
      “我是问为什么这玩意儿会出现在任务相关文件里,而且上面写着我和赤瞳的名字是要闹哪样。”
      “当然是因为你和赤瞳接下来要结婚咯。”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啊!”
      “说什么傻话呢森罗酱,你接下来要和赤瞳一起在交流馆生活的话,这是必须的吧。交流馆的双人间仅提供给夫妇入住你应该很清楚啊。”
      “随便找个合适的理由,或者就算不住交流馆也可以吧。”
      “你这是打算滥用职权啊,森罗酱,这怎么可以呢。”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了**了。
      “赤瞳觉得没关系吗?”
      “没关系,莲跟我说明过了。不要紧的森罗,就算你晚上梦游来夜袭我,我也有自信能将你无伤击退,没什么好担心的。”
      “你不要信他的胡言乱语啊。”
      “森罗酱你到底是有什么不满啦,结婚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连我这个前妻都没提意见,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不要再提那段黑历史了!”
      “好过分!什么叫黑历史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亵渎那段甜蜜的美好时光!”
      **,莲完全就是想拿我寻开心,怎么能让你为所欲为,看来只能出绝招了。
      “莲,”我握住莲的双肩。
      “哎?什,什么?”在我认真的眼神面前,莲表现出了明显的动摇。
      好,有效果了。
      “你就那么希望我和别的女孩子结婚么?!”
      “哎?!那、那是!森罗酱、你这是、告白么!呀啊!怎么办!人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森罗对莲发动了基情告白,效果拔群……才怪。
      “但是不行哦❤森罗酱,想要这样玩弄女孩纸的纯情是不好滴~嘛~看在你刚才演技这么出众的份上,这次就只在馆内放送好了。”
      “馆内放送?什么……”
      哔,随着莲按下手中遥控器的按钮,总部内的广播系统开始运作。
      『莲,』
      『哎?什,什么?』
      『你就那么希望我和别的女孩子结婚么?!』
      随后总部内立刻被一片欣喜若狂的尖叫声淹没了。
      “呀啊!果然莲大小姐和森罗大人是那种关系呀!”
      “哇啊!好浪漫啊!”
      “那么他们以前结过婚的事情也是真的咯!呀啊!好厉害啊!无法直视啊!”
      “NOoooooooooooooooooo!”
      No zuo no die why I try!

三月十三日 上午

      时间回到现在。
      我和赤瞳正坐在前往秋叶原的电车上。
      结果,在这一个月中,并没有发生任何值得一提的事件,至少在科界里,是这样的。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继续教给赤瞳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事,而赤瞳则对我进行战斗指导,每天清晨我们都要在交流馆的体育馆里进行模拟对战。
      “莲想要的回礼是什么?”
      我将莲的短信拿给赤瞳看。
      “这是?”
      “赤瞳,这个世界上,有些事,不知道才比较幸福。”


Powered by EzPor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