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 Cross
 Language:
 
INFINITE CROSS
divider
Where everything crosses.

2015年5月 故事  (Read 1311 times)

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viewing this topic.

Offline Nemo Ma

  • (134 Posts)
  • *
  • Karma: +0/-0
  • 吓得我都杯面出小米啦!
    • View Profile
  • Team: Green Team
  • OC: 星灵
???
是时候准备好迎接访客了。
一切都完毕了么?
虽然这里最近出了点问题,但是义务就是义务。
而且没准访客会知道什么呢。
那么,开始吧。

科界 日内瓦 写字楼 32层 走廊
“不管是什么人都想不到我们能在这几秒内从城市中心到这荒郊野外的。”少女回头看了看互相搀扶,不,更像是单方面背着其中一人的穿白西装的两位男士,摇了摇头。“如果我们找不到那个能量源的话,扭转距离以后最多也就只能用两次的样子。”
“…………”少女的牢骚并没有得到回答,只见那两人缓慢地关上身后的门,然后站在了面前的门口。
“现在不是管这件事的时候,正邪——注意一下我们身后有没有血迹。”其中一人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往地上铺开,然后小心地将他的同伴的身体放在了上面。
“我没看见任何血迹,那么我敲门了?”被称作正邪的女子抬起手来,三轻二重地敲了五下门。
门口打开了一条缝,一双警惕的眼睛扫视着外面的三人,随后,门一下被拉了开来。
“这怎么回事?”开门的是一个满面胡须的年轻男子,大概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穿着皮背心和很明显是刚刚套上去的已经完全掉色的牛仔裤。“门萨(Mensar),凯尔(Kel)?发生什么事了?”
“被摆了一道,我是说Kel。”Mensar往身后看了一下。“别磨蹭了Jack,我们一起将Kel搬进来。小心地上别沾血——”
于是让正邪先进了房间,两个大男人手忙脚乱地将Kel小心搬入了玄关,锁上了大门。
Jack也没闲着,他迅速将桌子上的各种物件转移到了沙发上,然后手一挥就在桌子上铺上了床垫。
“有念动能力的话,为何不将Kel搬进他房间里面?”Mensar表示不解。
Jack没说话,只是抬起左手,将Kel放在床垫上,右手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就是刚才不久,川澄小姐也倒下了。然后——”

“嗯,这个魔法不仅能切开血肉,连你有的其余契约或者魔法联系也能一概切断。”从房间内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从房门里面开门出来的,是Stanx。
“原来我还以为有胆量向手无寸铁的亚人女孩开枪的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呢,结果和我想的貌似不太一样。”Stanx转过了身子。“给你们一次机会,那个白灯,如果你能将其控制源交给我们,我们可以考虑让你们全身而退——放心吧,我对你们人类的魔法没有兴趣,不会看你们施法的。”
“如果我们说不呢?”Mensar低沉地说道。“毕竟根据你的说法,将Kel弄成这样的不就是你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对我的朋友下杀手的幻想种的话?”
“那么就要问问你的朋友为何用涂了金和银的子弹打我们毫无抵抗力的亚人!”Stanx回过头来举起了左手。“最后一次机会,交出白灯的控制源。否则我不保证你们的人身自由。”
伴随着冷静的声音的,是他左手上正在成形的一把尖利的什么东西,看起来像一把剑。
这时候,沙发上的手机响了。
Jack紧张地左右看了下,“这位幻想种……先生,能让我接个电话么?”
Stanx点了点头。
Jack走到沙发前,捡起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接听。
“其实上,妖精先生,您看啊,白灯其实都是Kel做的……”Mensar搓着手,“而我认为现在Kel这样子,大概是做不出什么了——”
“退一万步讲,现在躺在桌子上的那个人用手枪打穿了我朋友的脑壳,就算我饶了你们我估计我的其他朋友也饶不了你们,那么我就要考虑点别的看法了。”
Stanx挥了挥手,正在成形的大剑突然变成了镣铐的形状。
“既然只有你的这位朋友可以制作和操控白灯,那么就让我将其带回去复命。”

就在这个时刻,
Jack突然转过身来。
“Iris,就是现在!”
就在那一瞬间,从无形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装置,装置落地后立刻启动,释放出了白烟,白烟散去后,房间中央的桌子,以及桌子上躺着的Kel的身体,早已消失地无影无踪。
Jack的声音从烟尘中传来,“顺便说一句,房间里面的Kel的床以及在它上面躺着的Kel的同伴,现在也已经被传送走了。我们有『帮手』的。”
等到Stanx重新稳定阵脚,定睛一看,房间里面哪有哪怕一个人影?

“追不了了,那个不是魔法。”Lear的声音通过感应从远处传来。
“嗯,早就听说科界有所谓的『超能力者』的存在,我以前认为和魔法是一样的东西,看来我错了。”Stanx手一收,玻璃锁链就地碎裂。“走吧。这里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了。”

同一座写字楼 28层 某一房间内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次了。”正邪抱着头,“说好的那个什么能量块(Power Cube)呢?Mensar?”
“别问我,目前和那个人直接联系的只有Kel一人。”
但是Kel现在正处于失血休克状态倒在面前的桌上,一时半会是回复不了了。
“要不是因为那个妖精从头到尾没动杀心,我们就逃不出来了。”Mensar看着自己的手。“那个镣铐看起来好可怕……”
“于是那就是幻想种么……”Jack很感兴趣“毕竟和你们不一样,没见过幻想种的这里就我一个啊。”
“嗯,那就是如假包换的幻想种,确切的说是妖精。看起来像9~10岁的小孩子,其实上拥有很强的魔力和对物理防御。不知道为何Kel和他结了仇。”Mensar左手伸进衣服口袋。“见鬼,烟没有了。”然后掏出了一个空烟盒丢在地上。
“那个妖精不是说了么,Kel用他的那个非主流手枪将什么『亚人』的脑壳打穿了。”Jack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烟,不过想了想又收了回去。“你还是趁早将烟戒了吧,对女孩子们影响不好。话说『亚人』又是什么东西。”
“那也是幻想种,所谓亚人指的是兽人或者鱼人那种有动物元素的人类。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边说着要隐秘行事,一边就随便打猎玩。”





Powered by EzPor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