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 Cross
 Language:
 
INFINITE CROSS
divider
Where everything crosses.

4月故事  (Read 1345 times)

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viewing this topic.

Offline Nemo Ma

  • (134 Posts)
  • *
  • Karma: +0/-0
  • 吓得我都杯面出小米啦!
    • View Profile
  • Team: Green Team
  • OC: 星灵
2015年4月 故事

——————
『连接开始』

我是元素为『心灵』的妖精Meix,我需要帮助。
和我在一起的,应该还有来自于数界和科界的人。我不认识他们,但是我能闻出他们内心的迷惑和恐惧。
那和我的元素无关,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我可以预测出和我视线相交的人心中所想的以及将所想的一切。
但是,在这个点着奇怪的灯火的房间内,我无法集中精神。
旁边的来自科界的人告诉我这个灯的燃料中大概混入了什么的毒品。
如果是为了不让我看见这些人的想法的话,那么他们做的还真有效。

不仅是这样,他们看起来似乎并不属于幻界,科界,数界中任意一界。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那样称呼我们。
不过,他们持有足以分析数界那繁杂的器械的工具,持有能刺穿我们幻想种身体的武器,以及能让最勇敢的那位科界的人闭嘴的『筹码』。

没错,在我身边的这个科界的人,实际上是联合国下属,超自然事务处理中心的一位秘书长。
我们幻界的人,也对其有所耳闻。他以前曾经是英国什么机构的特工,是一名出生入死的硬汉。
他被关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尝试使用自己身上夹带的工具逃离房间,成功倒是没错,但是很快他披头散发满头冷汗地自己跑了回来,重新锁上了门。
按照他的说法,我们已经不在三界之中了。而这间纯白闪耀着烟火的房间之外的东西看起来也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
和我们关在一起的另外一人,看起来是数界的维护永动机组的一位员工。维护永动机组需要极高的物理,化学和数学造诣,也不是一般人物。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绑架者,选择了我这个能力最鸡肋的妖精来呢?
我的话,就算真的被他们的武器刺穿了,如果真的死亡的话,会立刻转生——但是按照那位秘书长所说,在这个位置死亡的话,一切的命运都会变得未知。而且,虽然我彩虹色的血液已经浸湿了这里的地毯,我们的抓捕者们却丝毫没有想杀死我们的意向。应该说,他们只是来测试他们的武器能伤害到幻想种,仅此而已。

不过,我留了一手。
既然我的元素是『心灵』,那么利用比较偏门的东西,将我们的境遇传送出去,还是能做的到的。
这多亏这位数界的维护员的帮助,他随身携带着能传送大概一块砖头大小的传送装置,虽然不知道其能否到达数界,不过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
秘书长今天使用工具,从房间的墙壁上切下了一个部分。
这块东西看起来和墙壁本身一样洁白,并且切下后的空隙,我们转过身去的时候竟然就自动补齐了。
要不是我手上还拿着这个白色的立方体,我甚至都怀疑这次尝试是失败的。
我将会将我的想法,『念写』到这个白色立方体上。虽然普通的状态下,可以念写其他人的想法,但是只要这个灯火还在燃烧,我就什么都做不到。
——————
秘书长指出,既然是燃烧着的东西,就一定能将其熄灭。
那个鸦片灯火同理,所以现在他正在使用自己身上的工具,尝试将这个灯从墙上取下。
但是为什么每一刀切下去,他自己身上就会冒出血液来呢?
而且他自己丝毫没感觉到疼痛,明明全身都在冒血了,仍然徒劳地尝试着切割着墙壁。
——————
秘书长已经只剩下一滩血水倒在角落。
维护员缩在另外一个角落一动不动。
那盏灯还在燃烧。
一切都已经感觉不到了——
——————
齿轮的运动无法停止白灯将会带来重生和无畏仪式上二期的希望舞意思轮胎火烧不明能力其感觉令牌不在房里人哦啊飘还——
——————
那灯!!那灯!!快熄灭它!!!
他们想让那灯照耀三界!!!
这是——

『连接中断』

数界 格林威治 某办公室内

黑暗的办公室内,唯一的光源来自老者和年轻人面前的显示屏。
“你怎么看?” 老者问道。
“这段传输,问题非常多。”年轻人摇了摇头,“这个妖精说的话,如果放在科界和我们这里,叫做『精神崩坏』。”
“但是,雷文同志,你别忘了一件事——根据我们对幻界的了解,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到幻想种的精神。”
被称作雷文的年轻人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老者开口,“要不是因为我们这里的敏斯基操作员真的失踪了,我不会将这东西当回事的。但是送来的这东西先不提,传送的方式上,明显有他的工具的签名,这个东西肯定是从他的终端上发送过来的。”
雷文看着那个显示屏。“还是提一下送来的东西比较好。这个玩意,我们数界很难见到,但是科界十几二十年前还是很流行的,这货叫做录像带,需要配合某个叫做VCR的玩意,接上科界的电视才能观看。这玩意现在科界都已经濒临淘汰了。除此之外,录像带顾名思义,是应该录制有视频影像的。但是——”他指着那个屏幕,“我们看到的只有这个白屏,这也是个问题。全程中,如果只听声音的话,说话的人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如果有影像能看到对面的情形的话,对于把握状况才有更多的帮助。除此之外——一盏燃烧的白灯可以让人——不对是妖精发疯——天下哪里有这种事。”
老人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要敬畏未知啊,雷文同志。四十年前我们还以为魔法这东西是无稽之谈,也不认为人类可以将无数的齿轮能做到的事情放在一枚芯片上——但是这在其他的地方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我们固然知道这段传输的问题很大,但是完全无视它则是不可能的。科界和幻界对此表示了什么?”
雷文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拿出了一卷纸。
“科界的话,到目前没有任何联络,东西是肯定送过去了。幻界的话,应该米卢大统领已经看到这东西了,他表示非常惊讶,但是自己手下的妖精秘书并不在,从一个人类的角度,他多次强调从精神上伤害妖精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这卷录像带属实的话,这个白灯一定是强力的魔法道具。要我们多加注意。”
“魔法道具……么?”老者念念有词。

科界 某电视台 演播室内
小二对这种节目感觉无聊透顶。
他明白,电视台的收益最近很低,这些所谓的养生节目,虽然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但是为了电视台的所谓营收,不能不做。
反正能看出来这玩意是骗人的人,大概不会被这玩意骗,小二作为区区一编导,只能担心其他人并不受骗。
这时,两个身着白西装的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嗯,演播室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小二无精打采地这么说着,然后打开了耳机,指示其他的人设置好灯光扬声器和镜头,然后走入了监视室。

………………………………
小二对这种节目提不起兴趣,但是节目结束后,小二破天荒地觉得,这次节目的主角,那个芳香凝神灯,也许和别的类似物品不一样,真的是有点用处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想买一个。
但是,那两个白衣人已经不见踪影。留下来的联系方式打过去竟然是个空号。
哪里有在屏幕上广播空号的卖药商啊,小二如此脑内吐槽。

毕竟这些人的销售方式只有电话订购的情况下,留下假电话不就是卖不出去的Flag么。

但是,第二天,小二发现自己的灯光师的办公桌上,赫然摆着这么一盏灯。
“我说小米啊,这灯怎么来的?”小二在午饭时间这么问道。
灯光师将自己面前的面条搅拌了下,“我们昨天接的单子,晚上不是播了么?”
“没错,其实我觉得那两个人喊得不够想,怎么将东西卖出去啊,尤其是给你这种挑剔的家伙。”小二打了个哈哈。
“其实我觉得那玩意不错啊,所以就打了电话。然后东西今天早晨就到了,就是这灯,看起来非常舒服。”灯光师拌完了自己面前的面条。
“但是那些人留的号码不是打不通么?”小二决定自己回家后仔细看看那广告,也许自己输错了一个数字,也说不定。

???
白色的房间外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一个厚重的身影踢开了墙,走了进来。
矮小的身体外,用玻璃盔甲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赫然是宫廷魔法妖精,元素为『玻璃』的Stanx。
“已经确认,生命体征3个,其中幻想种1人,人类2人。其外没见到任何抵抗。两个人类均有严重的脱水,失血和营养不良现象,有人给他们上了魔法,否则他们早就应该死了——虽然现在也和死了没两样。至于Meix——见鬼我觉得她撑不住——”
正在Stanx一边将受害者拖出房间一边报告时,Meix的身影已经从地上消失了,只留下身下一大滩彩虹色的血水。
Stanx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那个发着白光的灯。
“这玩意对我可不管用,不管是什么魔法用具,不允许这种东西存在。”
他抬了下手,一道光束从盔甲射出,将那白灯化为尘土。

幻界 统领府
米卢重重地一拳头敲击在桌上。
一群来路不明的人,在自己眼皮底下,随意绑架重要人物,而且消灭了一只妖精。且消灭地如此彻底,下一次转生基本上需要六个月。
考虑到就算是Linq被消灭(又不是以前没被暗杀过),也只需要几天就能崭新地回来,耗费六个月的转生的话,其实可以算是一只新的妖精了。也就是说,Meix是确实地,在那个房间之内,被什么东西杀死了。
Stanx还是一贯的直脑筋,虽然已经拜托过他那是个危险物品,但是米卢仍然想研究一下那个玩意。
而且,那群人的证据消灭地很充分,那个房间虽然是雅典某栋居民楼,但是已经废弃了有几年了,也找不到负责人。
本来是考虑让容纳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使用的,可以自由居住的房间,所以没有被米卢下令拆除,但是这次的事情不得不让米卢开始重视。

还是让Linq知道吧。他拿起了身边的『手机』——希望这家伙别关机啊。他这么想着,开始拨打号码。

???
穿着白西装的人看着自己在白板上写下的文字。
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拿起了马克笔,轻蔑地划掉了幻界幻想种之下『妖精』的字样。
“比想象中的要脆弱的多——果然如果直接切断联系的话,怎么样坚固的幻想种都活不下去呢。”




Powered by EzPortal